魏京生:赞重返天安门运动

最近有一批朋友正在发起一个运动,在明年六四的时候重返天安门广场。以此作为推动中国走出一党专政的标志性行动。中共的报刊立刻加以嘲笑,说是海外的几个民运掀不起什么风浪。还有一些酸葡萄似的讥讽,就不一一列举了。

参与发起这个运动的,不仅仅是八九年参加过天安门民主运动的一代人。还包括从反右运动以来各个时代受到中共政权迫害的人;民主墙时代以来因为争取民主自由而受到迫害的人;以及八零后九零后的年轻人。这可不仅仅是什么海外少数人。

何况还有同情和支持他们目标的大多数中国人。仅仅是参加过八九年上街游行的,就不是少数人吧。其中包括了很多共产党员和政府官员。从民主墙到天安门运动,仅仅十年。民主自由的思想就得到了大多数中国人的认同。从天安门民主运动到现在又是二十五年了,难道中国人民的思想会倒退了吗?这是中共的梦想,但肯定不是现实。

中共的御用文人讥讽嘲笑的理由,是前几年仿照中东国家的茉莉花革命而发起的也叫做茉莉花革命的运动,不成气候。于是就推定出重返天安门运动也不会掀起什么风浪。这好像是在忽悠中共领导人吧。历史上有不少马屁精在讨好皇帝和权臣的时候,不自觉地把他们给忽悠了。终于酿成大祸。这次好像也是历史的重演。

八九年的那场运动虽然在中国被镇压下去了。但却在世界范围内改变了历史,导致了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集团崩溃。一下子出现了十几个走向民主的新国家。这在世界历史上也许只有第二次世界大战可以比拟。是二战之后和平竞争、和平演变大趋势的结果。

中国的在那一场大革命中没有成功,有它的必然因素和偶然因素。但是历史的大趋势会一次又一次地冲击专制的壁垒,直到成功的时候为止。专制统治集团则没有必胜的把握,只能是熬一天算一天。把老婆孩子和钱包送到民主国家的安全地带藏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遭到造反民众的清算。

八九年在中国没有成功的必然因素,是人们虽然知道民主的果实很好;但不知道摘桃子之前的风险。没有做好对付毒蛇猛兽的心理准备,让邓小平和他的那帮子阴谋家们轻易就得手了。苏联和东欧的人民显示出更多的坚定性和理智的目标;再加上政府内有更多明智的官员。所以成功地进行了和平演变。把体制转型的代价降到了最小。

在这个过程中。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的功劳最大;而赵紫阳的罪恶仅次于邓小平和李鹏。习近平说什么苏联当年更无一人是男儿,只能证明他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自己家受迫害却又替加害者打抱不平,这确实有病。或者是像戏曲赵氏孤儿里那样,隐藏着更大的阴谋。

八九年没有成功的偶然因素就是赵紫阳和邓小平。人们没想到赵紫阳优柔寡断放弃了责任;确实不如当年的英明领袖华国锋。错失了给中国带来根本性变化的机会。人们、至少是多数人没想到邓小平居然嗜杀成性,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用军队屠杀首都的老百姓。而军队居然不像德国军队那样违抗非法的军令。军人缺少思想准备和是非不明,是非常重要的偶然因素。同时也是全社会缺少思想准备和目标不明确的必然因素的一部分。

如今还有这些必然的和偶然的因素吗?经过那场大屠杀和二十五年的时间,如果不是智商太低,不会有人认不清中共的邪恶本性。二十五年来官僚资产阶级的形成;贫富差距的极端化和法制的倒退。使得当年对中共的不满发展到如今的仇视,很少人还对中共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了。现在发生革命,老百姓和军人们都会做出不同于当年的反应。

还会有偶然因素吗?不敢保证。至少赵紫阳和戈尔巴乔夫的下场可以供现代赵紫阳作参考。顺应民意和历史的潮流,你就是男儿。在国际国内和历史上都留下美名,不会落得受软禁和内心自责的境遇。希望习近平也许是韬光养晦,想想老爹和老百姓就能克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接受邓小平的教训,不去为自己掙一个千古骂名。

但那只是希望不是现实。我们老百姓一定要做好两手准备。也许习近平李克强集团克服不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也放不下尊荣富贵的地位。也许他们顶不住强大的官僚资产阶级利益集团的压力。被迫执行邓小平的遗愿,对老百姓的反抗和革命再一次血腥镇压。从他们现在的表现来看,这种可能性很大。

所以我们老百姓和民主派都必须做好两种思想准备。不放弃和平演变的可能,努力发动各种方式的冲击,说不定哪一次就成功了。像苏联和台湾那种结果不是很好嘛,何必搞成军阀混战或者奇奥塞斯库呢。

在遭受镇压和再次天安门大屠杀的前景之下,我们只能进行暴力反抗。就像当年的美国先贤们一样,拿起武器来捍卫自己的权利和利益。创建出一个新中国。用暴力反抗暴政,是人类的天赋人权之一。没有暴力反抗的可能性;就没有和平演变的可能。一切掌权者都是被迫交出权力,所谓的自愿放弃权势只是个远古的神话。

Advertisements